aZul

Where have you been flying for so long

“我想要世界上的每一个抄抄坐在印厂库房里,亲手用马克笔涂掉每一个不属于它的句子。
就这么简单。”
                      by萧如瑟
大大的这句话托出了多少原创者的心呢

大概是再也不想做的梦

做了一个很奇怪很恶心的梦
梦里的大家聚在一个园子里,园子有一处幢高耸入云的大楼。
在大楼底下站着密密麻麻的人,几个人在一个锈掉的铁桶烧着什么
桶里的灰飘了出来,被吸入到人体里
人群开始发生异变,变的跟丧尸一样腐烂,却保存着人类的记忆没有互相撕咬
幸存的人躲到园子里一个高高的木屋里,被封闭起来藏起来
门外的世界一点点变得奇怪,
园子的门开始不断加高,装上几米高的尖铁栏
还带着人性的腐败的人群变得疯狂,大家开始互相折磨虐待,撕扯对方千疮百孔的皮肤和脸
腐败加快,地上积着厚厚的一层淤泥,淤泥里有人脸的轮廓。
成千上万的苍蝇和不知名的飞虫聚到一起,享受美餐,嗤笑着人们的疯狂
他们把目光放在了园外的人身上
为什么他们还好好的?不甘心。
。。。。。。。
。。。。。。
。。。。。
。。。。
。。。
。。
。被恶心哭。。吓醒了。。。

来自NASA中网官方发布的福利(๑'ᴗ')
浩瀚星空

跟你说一万句一句也见不得你回我,这样的人请你以后不要跟我说话我谢谢你🙏

说不在乎还是在乎

谁拿你当朋友了?啧

还算开心,希望明天有个好成绩:)

完了完了胖了。。。

过得很无聊,活得很糟糕

si cate